北京福臣代怀孕网

  • 夏天可以给宝宝吹空调吗?怎么吹?
  • 刚刚,福建九仙山迎入冬首场雾淞……高清视频
  • 分娩前一天有5个征兆,早点看看迎接代孕宝宝
  • 新妈快速恢复,月子期护理的正确姿势
“母乳届实操女王”叶艳:成为IBCLC的这一路
来源:http://www.pimairln.com  日期:2019-05-01

  叶老师是妈咪知道线上IBCLC答疑女团的团长,

  更是我们首期IBCLC培训课程的负责人和重要讲师之一。

  她超级热爱与人沟通,

  迷恋帮助别人后获得的执业成就感,

  更是非常乐见一个个成长起来的代孕母亲角色。

  从2011年入行母乳喂养支持,

  2016年实现了IBCLC的执业升华时,

  她已经是国内实操届的一块牌子了。

  很多缺乏实践机会的IBCLC都非常愿意向叶老师请教经验。

  在哺乳辅助工具的使用上,

  叶老师的临床案例已经累积到了游刃有余的境界。

  我们先一起听听叶老师讲述她的小小心路。

  叶艳(中国温州)

  药师,IBCLC(2015),妈咪知道IBCLC课程主管

  学习及任职经历

  2019 妈咪知道-“母乳咨询门诊”负责人

  2018年承接“温州社区生育合伙人”公益项目2017 龙湾区妇计中心 母乳喂养咨询门诊

  2015 IBCLC 国际认证哺乳顾问

  2014 创办“母乳吧”品牌,承接政府项目,在各个社区开展母乳喂养讲座2013 成立温州市龙湾区母乳之家服务中心,担任主任职位

  在全国各地20多个城市受邀参加“母乳喂养职业培训”

  是的,我就是从普通的母乳妈妈开始走进母乳圈的,套用现在的话就是:特别草根。

  虽然我是正儿八经的医学院校毕业生,现在是执业中药师,但是从没参加过任何所谓催乳师培训机构的培训,也没有学过一些所谓的催乳手法。

  但是我却受到了所在城市--温州母乳妈妈的欢迎,她们觉得我不一样。

  我善于运用我的医学知识向她们讲解母乳喂养的原理和母乳喂养问题产生的原因,包括认真观察宝宝,而不仅仅是纠结于妈妈的乳房,陪着她们一起解决困难。

  有时候,我们不仅仅是解决母乳喂养本身的问题,更多的是给予妈妈情感上的支持。

  我发现,妈妈们更喜欢这样的代孕服务方式,而不是一上来就是去按摩乳房。

  有人认为,支持母乳妈妈,好像除了按摩乳房,其他的事情都做不了,所以我们这个行业还有其他的名称,比如“揉奶师”、“挤奶师”等等。

  但是大家忘记了,母婴是不可分割的,他们是一体的,出现母乳喂养的问题也是互为关联的。

  很快,我在全国母乳喂养届有了不错的知名度,并作为志愿者全程参与Dianna West 在国内的研讨会和工作坊,让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到什么是国际认证泌乳顾问(IBCLC)。

  同时我发现,我和IBCLC的工作方式居然非常相近,我心里默默地想,这就是我想要成为的样子。

  研讨会后,我和Dianna West在上海机场的星巴克

  Dianna是畅销全球的《母乳喂养的代孕女性艺术》的作者之一

  因为我终于找到了我们这个职业最为官方、最高级别的认证——“国际认证泌乳顾问”。

  在包括美国、欧洲、台湾地区的儿科诊疗机构中能广泛看到IBCLC作为医疗和科学养育支持团队中的重要成员。

  很多机构认为IBCLC的存在,给机构带来更好的社会效应,更容易获得妈妈的信任。

  而在中国,目前没有任何官方组织能认证母乳喂养领域有公信力的专业身份。

  各类培训机构龙鱼混杂,水平更是良莠不齐,同时缺乏国家层面的质量控制,我们虽然从事高尚的“爱心事业”,但是一直没有找到这个职业的可信依托,甚至都不知道该如何向社会介绍我们的职业称呼。

  我们内心对“催乳师”(因为奶不是催出来的)“通奶师”(宝宝才是最好的通乳师)称谓的不认可,让我在这之前,一直找不到我的职业自信。

  因为没有官方认证的证书,更没有官方廓清的职业规范,更谈不上职业自律。

  虽然我已经成为国内这个行业里,很知名的“叶老师”,甚至有人称我为“母乳届实操女王”,但是我依然找不到这个职业的归属感和自豪感,常常有点迷茫。

  于是,考取IBCLC 是我前几年行业路上特别重要的阶段目标,我仿佛看到了我从业这么多年最大的曙光。

  2015年,我参加了育人的IBCLC核心课程培训,2016年通过IBCLC官方考试,成为一名正式的IBCLC 。

  我通过了考试

  和大家分享几点小贴士:

  第一,我是一名医务人员,更是一位母乳妈妈。

  从一开始,受国际母乳会的指引,参加了国际母乳会第三期PC (朋辈陪伴)培训。

  选择一个好的机构开始学习非常重要,如果你不具备医学背景,最好能参加有医学背景的机构培训。

  第二,我参加过很多国际大咖的研讨会,包括Linda Simith 第一次来中国的研讨会,Dianna West的研讨会,Jack Newman老爷爷的研讨会等等。

  和全球大师等在一起学习,可以开阔我们的视野,当我们看到某一个母乳喂养问题时,这些大咖们是如何从不同维度去看待问题,解决问题。

  影响最深的就是Jack Newman的研讨会,他是一位加拿大的男性儿科医生,解决宝宝的喂养问题又打开了我们另一个维度的思考。

  当下我就想,北京代孕解析中国没有这样的儿科医生,现在我在想,也许不久的将来,中国一定会出现优秀的男性儿科医生,同时又是IBCLC。

  参加Jack Newman老爷爷的研讨会

  第三,我近距离接触到了很多中国优秀的IBCLC——台湾的陈昭惠、陈淑娟,香港的梁淑芳,等等。

  台湾的陈昭惠北京代孕医生是北京代孕新生儿科主任医师,香港的梁淑芳也是一位儿科博士,她们又同时是IBCLC,所以她们在当地就收到了很多家庭的欢迎,很快在行业内建立了自己的行业地位。

  研讨会上与陈昭惠北京代孕医生的合影

“母乳届实操女王”叶艳:成为IBCLC的这一路

  第四,我一直在一线做面对面帮助妈妈的工作,不断从优秀的前辈身上获取养分,又运用学到的知识,不断的消化吸收,慢慢变成独特的自己。

  最后我发现自己更适合面对面的学习方式,台上老师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甚至这句话的语气都在帮助我领悟和吸收这个知识点。

  研讨会上与梁淑芳北京代孕医生的合影

  考取IBCLC只是一个开始,在IBCLC的职业道路上却是我发光发亮的地方。

  因为学习了IBCLC以后我更循证,更懂得尊重妈妈,也慢慢懂得在帮助妈妈的过程中如何把握界限。

  因为界限不仅仅是帮助到妈妈,同时也更好的保护到自己,对风险意识有了更深的了解。

  技术也许是你开展工作最有利的方法,但是把控风险才让你走的更远更稳。

  研讨会上与陈昭惠北京代孕医生的合影

“母乳届实操女王”叶艳:成为IBCLC的这一路

  学习了IBCLC,我更懂得去观察北京代孕宝宝,把北京代孕宝宝和妈妈融入在一起去考虑问题。

  比如妈妈感觉乳头疼痛,我们更需要去查看北京代孕宝宝的口腔情况,而不是仅仅停留在妈妈乳房上去解决问题。

  同时,我在当地积极结识更多的儿科医生,因为我的工作太需要他们的支持啦,比如北京代孕宝宝的发育情况,北京代孕宝宝的某些行为模式,宝宝的营养状况都需要儿科医生的专业评估和诊断。

  我不断和这些可爱的儿科医生联系沟通,慢慢地,她们也开始学习母乳喂养,更新新的母乳喂养资讯,慢慢也成为我的朋友,更是专业上的盟友。

  这一路走来,每一步都当算,才让我成为更好的IBCLC。

  长按关注二维码可以线上问诊叶老师哦

  ?乳腺外科医护:以为母乳喂养是小菜一碟,却也走了这些弯路...

  【在看】就点点呗?

代孕妈妈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