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福臣代怀孕网
网站banner图片展示
热门文章
您所在的位置: 北京代孕 > 石家庄代孕 >
法律培训机构龙图教育被指拖欠员工工资,实际
来源:http://www.pimairln.com  日期:2020-03-12
近日,多名龙图教育学员、员工向新京报记者反映,龙图公司拖欠学员费用和员工工资,涉及近3000名学员、300多名员工。

龙图教育是国内法律教育、考试培训知名品牌,运营主体为万海龙图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龙图集团)。

天眼查显示,龙图集团公司董事长为谭文辉,持股比例80%。

2015年,龙图教育收购司法考试界知名品牌指南针法考,故龙图教育在业内也称龙图指南针。

今年9月1日,2019年度法考客观题考试刚落下帷幕,柏浪涛、李佳等龙图指南针“名师”先后在微博发声告别,这在法考界引起不小震动。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拖欠员工工资、核心授课团队出走背后,是龙图集团持续一年之久的财务危机。

更有不少员工指控,近两年龙图集团实际控制人谭文辉以上市为由,鼓动内部员工购买股权,据相关受害人统计,共涉及近百位投资人,投资金额超过一亿元。

12月3日,多名投资受害人已向警方报案,目前尚未收到立案通知。

12月30日上午,海淀经侦一名工作人员回应新京报记者,已接到相关人员反映的情况,工作正有序进行。

学员收不到教材、无法退费山东政法大学学生王大鹏报考了2019年法律硕士,今年3月,他在天猫指南针旗舰店购买了龙图法硕教材,收到了真题和精讲,到了六七月份,第三批背诵版的教材却迟迟收不到。

12月25日,王大鹏告诉新京报记者,他多次通过龙图客服电话、微信公号咨询,都无人答复。

“去问天猫旗舰店客服,两三天才回复一次,10月左右去看显示店铺已关闭。

”王大鹏说,他身边不少同学遇到了这种情况,既没收到教材也无法退款。

毕业于天津某高校的李子烨想报考北京一所高校的法律硕士,她在2017年4月与龙图教育签订协议,成为“保过班”的一名学员,费用是16.8万元。

李子烨提供的《教育咨询服务协议》显示,她为甲方,乙方为北京万海龙图教育咨询有限公司(龙图集团控股子公司),协议规定,若甲方未能考取目标大学硕士研究生(接受调剂除外),乙方须无条件全额退费,自当年各项工作结束后的7月15日起办理退费,收到学员申请书之内15日内办理完退费手续。

12月25日,李子烨告诉新京报记者,她参加了前年和去年的考试,但均没有考过,她向龙图申请退费。

“退费申请书”显示,7月份一位教育主管签字后,后面的财务主管及主管领导均空白。

“刚开始还有人管,但以各种理由拖欠,后来干脆就没人管了。

法律培训机构龙图教育被指拖欠员工工资,实际

学员的退费申请。

受访者供图龙图集团内部员工也遭遇了欠发工资。

去年7月,赵琪到万海龙图文化传媒有限公司(龙图集团全资子公司)工作,负责网课运营,然而上班后第一个月就没收到工资。

“当时听同事说往年也有过这种情况,过段时间会一下子发几个月工资,就没离开。

” 赵琪告诉新京报记者,然而,入职一年多,公司经常性地不发工资,直到今年8月离职,她算下来,公司一共欠她4万多元工资。

采访中,多名龙图员工告诉新京报记者,公司从2018年7月起基本停发工资。

“2018年7月到2019年8月,中间就发过一两个月的基本工资。

”龙图集团子公司上律龙图教育集团副总裁师建峰说。

她目前已离开集团。

普通员工在欠薪的一年间可以向公司借钱。

“由部门领导、财务领导、董事长(或高管)层层审批,”师建峰说,但即便是借款也是有限的,到了2019年初也基本借不到款了。

今年九月份起,有员工发现公司没有为自己缴纳社保。

一份《龙图集团公司关于9月份社保缴费的相关通知》显示,“当前公司经营管理出现异常状况,当月社保缴纳采用紧急支付方式,由员工自行筹集资金缴纳社保。

”多名员工在工作群里询问,但相关负责人均未露面。

“特别乱,究竟谁负责我们也不知道。

”一位员工说。

师建峰介绍,下半年北京总部停止教学,全国各地分校消化吸收了不少学生。

她估计,“拖欠工资的员工有300多人,受影响的学员不下2000人。

分校运营困难,核心团队出走由龙图前员工提供的内部材料显示,龙图集团定位法律教育和文化产业平台,分为福海龙图投资集团、上律龙图教育集团、万海龙图传媒集团三个业务集团,提供法律实务咨询、法律教育培训、法律文化传播三项核心业务,其中,龙图教育在上海、广州、武汉、哈尔滨等主要城市均有分校。

龙图教育某地方分校负责人周小强透露,龙图教育在全国共有20多家分校,各地方分校负责招生,提供教学服务,学费由学员或者分校上交总部,再由总部拨付地方分校工资、报销、场地租赁及其他正常开支。

“到了2018年7月,突然我们的工资就发不出来了,报销和一些重要款项大多都停掉了。

”新京报记者获得的一份材料显示,龙图教育某分校的培训场地在2019年8月22日被下发搬离通知,显示“恶意拖欠合作款项,开具空头支票,限期搬离。

”停发工资后,不少分校依靠校长垫资、甚至员工贷款维持运营。

“总部不给授课老师发工资,他们拿不到课酬就不愿意来上课;各地分校的场地租赁都是一笔不小的费用,有的高达八九十万,最后坚持不下去了。

”周小强说,到了2019年8月下旬,不少地方分校难以为继,分校负责人及员工纷纷宣布辞职。

新京报记者从多名知情人士处获悉,龙图授课团队的老师被拖欠课酬一年多,到了今年七八月份,不少老师提出了“不付课酬不上课”。

9月1日晚,2019年度法考客观题考试刚落下帷幕,龙图指南针法考团队柏浪涛、李佳、左宁、戴鹏、郄鹏恩等人先后在微博发声告别龙图指南针,成立新的法考团队。

柏浪涛在法考界素有“柏神”之称,左宁、李佳、戴鹏被称为“三剑客”,消息一出,在法律教育界引起不小震动。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原指南针广州、上海、杭州、武汉、哈尔滨、成都等核心分校都已加入新的法考团队,部分报名2020年法考的指南针学员也已转入。

法律培训机构龙图教育被指拖欠员工工资,实际

9月1日晚,龙图指南针授课团队柏浪涛等老师宣告离开。

网络截图曾以上市为由在公司内部融资多名龙图集团员工、前员工向新京报记者反映,最近两三年来,公司董事长谭文辉以公司要上市为由,号召员工购买股票。

几名前员工提供的内部材料显示,2017年8月,龙图集团公司董事会办公室发出通知,龙图集团计划2019年申报创业板上市。

2017年11月18日,董事长谭文辉发布《“龙图法律”内部股权定增募集通知》,宣布公司1200万股定向个人投资人发行,以1.5元一股、30万股起认购,并承诺上市前每年投资收益率不低于12%的分红保证。

周小强及不少地方分校的校长、负责人也被要求购买公司股票。

周小强提供的《龙图集团股权投资合作协议书》显示,为了合规上市,龙图集团委托甲方(谭文辉)实施回购计划,上市挂牌前,甲方以个人名义为该投资额提供最低每月1%公司经营收益回报、即每年不少于12%的收益担保。

周小强说,谭文辉几乎月月来找他要求投资。

师建峰告诉新京报记者,她投资了60多万。

据龙图前员工统计,投资受害人有近百位,除了集团内部员工,还有部分社会投资人、谭文辉师友、同学、朋友,投资时间从2015-2019年,有投资人投了数百万,甚至超千万,总金额超过1亿元。

2019年初,员工陈果被拖欠多个月的工资后,向谭文辉提出撤资,但谭文辉却以各种理由推托。

“找谭文辉要钱,他永远说是明天可以、下个礼拜可以,但是就一直拖,不兑现。

”一名报考龙图“保过班”的学员告诉新京报记者,她今年7月申请退费,公司却一直拖延,她先后找市场监管部门、教委和派出所反映情况,均无果。

12月30日上午,新京报记者联系紫竹院市场监管所、海淀区教委等部门,尚未获得针对此事的回应。

新京报记者从几位龙图前员工了解到,12月3日多名投资受害人已向警方报案,目前尚未收到立案通知。

12月30日上午,海淀经侦一名工作人员回应新京报记者,已接到相关人员反映的情况,“工作在有序进行,该约的约,该谈的谈。

法律培训机构龙图教育被指拖欠员工工资,实际

12月26日,龙图集团办公场所人去楼空。

新京报记者向凯 摄危机或与资本性扩张有关在过去的三年里,龙图集团处于持续扩张的状态。

“2017年网课刚开始的时候才一二百个学员,到了2019年已经有1500人左右。

”负责网课运营的安亚豪告诉新京报记者。

周小强介绍,近三年来,龙图教育在法考等各方面业务运营非常成功,以他负责的分校为例,2017年不到300名学员,2018年达到370名,2019年达到440多名,“每年学员人数递增,而且学费比以前高了很多,2018年度收入300多万,2019年度达到了600万,非常大的提升。

”然而,扩张中的龙图集团财务状况并不乐观。

新京报记者获得的内部聊天记录显示,今年1月16日,谭文辉在员工微信群称,“龙图依然面临着资金的困难。

”今年5月,谭文辉在内部员工群中表示,过去的一个财年,龙图营收1.5亿元,支出了1.9亿元,“都是为了资本性扩张而加大的市场投入,资本最后却因种种原因,没有及时进入,资金短缺造成了公司经营性的持续困难。

”谭文辉还在一封公开信中表示,“2017至2018年,由于龙图快速扩张,急于对接资本市场,高层决策失误在先。

”新京报记者获得的多份龙图集团内部公告显示,龙图的上市进程并不顺利。

2018年12月2日,龙图集团公司上市工作办公室发布《关于请求给予上市工作支持的股东信》,显示某战略投资者原计划2018年8月进入的战略投资延迟到2019年7月。

2019年4月股东公告显示,因投资延迟进入,对龙图集团线上升级和线下拓展规划造成较大影响。

直至2019年6月,董事会办公室发布的公告显示,龙图仍在与多家投资机构洽谈。

2019年7月8日,龙图集团正式成立应急领导小组和运营管理小组。

一名原集团高管曾向某欠薪员工表示,龙图出事后,他仍尽力挽救,但到8月下旬已“无力回天”。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自2019年8月以来,赵琪等数十名龙图前员工陆续向海淀区人民法院申请了劳动仲裁,但一份落款为2019年11月12日的该院执行裁定书显示,在申请执行人与万海龙图(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中,“经查未发现可供执行的财产”,裁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

一名曾担任龙图集团高管的知情人介绍,到了2019年8月,集团内部已陷入混乱局面,股东曾想方设法筹集资金自救,但因为窟窿太大,没有成功。

据他介绍,目前龙图办公场所被封,员工多已离职。

上述高管介绍,谭文辉、彭浩、杜红波、李德水是龙图核心管理层。

截至发稿前,新京报记者多次拨打谭文辉、彭浩手机,始终无法接通。

据龙图前员工介绍,谭文辉已“失联”一个多月。

李德水曾任龙图集团联席总裁,分管财务和分校业务,与谭文辉关系紧密。

12月30日中午,新京报记者联系李德水,对方称已从龙图离职,不方便接受采访。

杜红波与原指南针授课团队成立了新的法考团队,拒绝回应此事。

12月26日,新京报记者走访龙图集团两处办公地点,韦伯时代中心13、14层办公室封闭,另一处北京国际大厦D座17层也早已人去楼空,正在重新装修,业主方工作人员表示,龙图集团已欠租金200多万,“我们也在找龙图的人,但是找不到。

法律培训机构龙图教育被指拖欠员工工资,实际

12月26日,龙图集团公司办公场所人去楼空。

新京报记者向凯 摄。
友情链接( ):